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新民的博客

为了不能失去的故乡

 
 
 
 
 
 

[置顶] 四合院背后的产权真相(讲座视频)

2009-7-1 15:23:31 阅读5327 评论9 12009/07 July1

作者  | 2009-7-1 15:23:31 | 阅读(5327) |评论(9) | 阅读全文>>

北京胡同里的一场追思弥撒——不能忘记的红八月  

2016-8-29 18:27:50 阅读23058 评论6 292016/08 Aug29

宁景仑先生今年77岁,其家族在北京老城区居住已经有四百多年。宁景仑夫妇现在居住的西城区安平巷26号(1965年以前的老门牌为火神庙10号),是宁景仑的祖父在民国期间购置的私产。1949年政权更迭后,新政府承认市民私产,于五十年代自民国地契换发了新地契,即《房地产所有证》。

宁家在利玛窦传教时代开始信奉天主教,至宁景仑先生已是十三代教徒。

义和团曾经杀死了宁一家十四口人,因为他们是天主教徒。

宁景仑的祖父在北京经商,有三个店铺(信永和、信成和、信义德),经营瓷器和铁器。

宁家从曾祖父开始,甚至更早,就精通武术,尤其是摔跤。民国期间成立北平特别市国术馆后,宁景仑的父亲宁德禄就是该馆的主力,多次参加全国运动会。宁德禄基本不过问家中买卖,全心投入武术。而宁景仑的祖父则早在十九世纪末就雇佣了一位姓山的年轻人,由他辅助管理生意,直至1956年的所谓“公私合营一一”。

毛泽东时代,雇工三个到八个(根据不同行业),“成分”就要被划定为“资本家”。因此宁德禄就有了”资本家”的名分。而全中国也有了无数的“资本家”。

1966年8月25日,北京41中以高三学生张建凯等三人为首的二十几名红卫兵,以“破四旧”名义闯进了安平巷26号,称宁德禄为反动资本家和反动天主教徒。红卫兵手持皮带和棍棒,拿皮带抽打宁德禄的妻子和儿子宁景仑,又用棍棒砸碎房间里的一切物品。宁景仑被打昏过去。八十三岁的宁德禄为保护妻子与红卫兵搏斗,结果寡不敌众,在屋里被暴徒打得奄奄一息,然后他又与妻子和儿子一起,被拖到41中。同时被暴打和抄家的还有在院中居住

作者  | 2016-8-29 18:27:50 | 阅读(23058) |评论(6) | 阅读全文>>

城市祖宅业主对《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的意见  

2014-9-21 21:18:36 阅读12872 评论3 212014/09 Sept21

城市祖宅业主对《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的意见

我们是城市祖宅业主,我们的祖宅均在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之前已依法做过严格的不动产登记,涉及现在房地管理部门所称的“文革产”“经租产”和“代管产”。其中代管产中的大部分之产权依据为民国所做过的登记和民国地契,无1949年后签发的《房地产所有证》。但政权的更迭影响不到市民的宅地财产,民国的市区地契内容之效力始终为新政权所承认,这也可通过近年已经直接依据民国地契而返还的案例来证实。

无论是民国政府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新政府,对这些祖宅登记的都是房屋的私人所有权和土地的私人所有权。房主中凡1949年后生活在大陆并领取了新政权《房地产所有证》的(其中部分换自民国地契,部分来自1949-1966的房地市场交易),自1950年起一直都向政府交纳了地产税和房产税。1966年“文革”爆发后,血洗老城区的红卫兵强迫私房主把《房地产所有证》交给了房地管理部门并贴出“通令”,叫嚣:“私有土地收归国家所有”。私有土地都是房主花钱购置的,是受一九五四年宪法保护的私有财产,也是受五十年代各地方政府房地产登记法规保护的私有财产,这“收归”二字表达的是非法剥夺公民私有财产之野蛮意图。

“文革”结束后,中央政府宣布“文革”为中华民族劫难,要求尊重宪法、返还私产。针对城区私宅,国家建设总局(即今天的建设部)在其1982年3月出台的“城发房字77号”文件中表示“《房地产所有证》是房地产所有权的凭证,具有法律效力”,部分城市如天津等也于1982年10月出文件表示“产权契证被接管的须退还产权人”。

1982年1

作者  | 2014-9-21 21:18:36 | 阅读(12872) |评论(3) | 阅读全文>>

北京的祖传私有四合院和祖宅主人  

2014-9-21 20:53:40 阅读28910 评论17 212014/09 Sept21

作者  | 2014-9-21 20:53:40 | 阅读(28910) |评论(17) | 阅读全文>>

中国营造学社历年社员名录

2014-2-23 9:09:53 阅读3093 评论0 232014/02 Feb23

(自《中国营造学社史略》2008年 百花文艺出版社)

中国营造学社历年社员名录

1930年

评议

华南圭 周诒春 郭葆昌 关冕均 孟锡珏 徐世章 荣  厚 吴延清

张文孚 马世杰 张万禄 林行规 温  德 翟孟生 李庆芳

校理

陈  垣 袁同礼 叶  瀚 胡玉缙 马  衡 任凤苞 叶恭绰 江绍杰

陶  湘 孙  壮 卢  毅 荒木清三

参校

梁思成 林徽因 陈  植 松崎鹤雄 桥川时雄

1931年

评议

华南圭 周诒春 郭葆昌 关冕均 孟锡珏 徐世章 荣  厚 吴延清

张文孚 马世杰 张万禄 林行规 温  德 瞿孟生 李庆芳 何  遂

艾  克

校理

陈  垣 袁同礼 叶  瀚 胡玉缙 马  衡 任凤苞 叶恭绰 江绍杰

陶  湘 孙  壮 卢  毅 荒木清三 王荫樵 卢树森 刘敦桢

金开潘 唐在复 刘嗣春 叶公超

参校

林徽因 陈  植 松崎鹤雄 桥川时雄 翁初白 许宝癸  关祖章

赵  深

1932年

干事会

朱启钤 周诒春 叶恭绰 孟锡珏 袁同礼 陶  湘 陈  垣  华南圭

周作民 钱新之 徐新六 裘善元

作者  | 2014-2-23 9:09:53 | 阅读(309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华南圭1932年春考察大同云冈石窟

2014-2-22 10:02:19 阅读2630 评论0 222014/02 Feb22

“此外,傷心之事不勝枚舉,再撮述兩事以悼文化之災:雲岡石刻之精妙為天下冠,前歲竊案轟動一時,今則絕無一人顧問:最近余曾赴雲岡實地考察,觸目皆是摧毀之象,文後所附照片,高低兩佛龕,其小大兩石佛,皆已摧毀,此片余攝之以示一斑,此外摧毀者,數十倍於此,此其一事也。”

“雲岡在山西省大同府西,為中國最著名之古跡,盖後魏之遺跡,其雕琢之精妙,實是歷史上之國寶也。後魏原是鮮卑族,初居蒙古,次居山西,統治華北約有一世紀半之久,則其建築斷非短期間之草率工作,其時為西曆五六世紀;建築之首期,大概在第五世紀之初,但已完全毀滅;重新改建之期,大約在第六世紀之初;今所存者,殆皆是改建後之遺跡也;遺留至今已一千四百年,謂非至寳而何。惟间有近頃五六十年前之新物劖雜於其中,但甚微少,無傷于全體寶貴之價值也。

山本不高,而延長至數裏,沿坡鑿峒,約有一公里即二華里之長,峒之小者,直徑約二或三公尺,大者竟至二十公尺即六十馀華尺,石質較洛陽之龍門為嫩,雕琢另一制度,說者謂勝於龍門。雕琢之工作,均就岩石施工以成龕,佛像亦就岩石琢成。間有方柱,作為支撐胄形龛顶之用,其四面皆雕佛像,並有小龕。

龕下之楣,以及幅面邊緣框子等,皆有雕琢,皆有建築美術之制度及其價值。

工作有優者亦有劣者,大抵歷代以來,每經一次兵燹,即有一次摧毀,亦即有一次塗補;塗補所用材料為石灰,其手藝亦每況愈下。雲岡佛像,多有色采,此亦是特殊之處,或者塗補時欲掩其工作醜跡,故用紅土黃土藍土……以塗抹之。

雲岡石刻,既見有卵形及棕葉,又見有莨苕之捲形花果,有簡式者,亦有複式者,並見有柱冒之

作者  | 2014-2-22 10:02:19 | 阅读(26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作者  | 2014-2-21 9:34:24 | 阅读(16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作者  | 2014-2-20 22:29:18 | 阅读(1609) |评论(1) | 阅读全文>>

还原历史——1949年5月8日的北平市都市计划座谈会议题

2014-2-13 22:36:00 阅读1692 评论0 132014/02 Feb13

北平市都市计划座谈会议题

(华新民注:此为政权更迭之后,1949年5月8日由新成立的北平市建设局组织的第一次座谈会。这些题目是政府方面定的,交给专家们讨论。本记录的第一部分为议题,第二部分为座谈会的发言。自北京市档案馆所藏的手写原件打印。从这些题目可以看出,新政权的主政人物最初是想沿袭民国计划,在五棵松一带建设一座新的城市,这也是当时一些技术专家的想法。这座新城市应该包含五种功能,即行政、居住、商业、工业(轻工业或手工业)和游憩(见下文),而不是一个单纯的行政中心及与其配套的行政人员住宅(后者是梁思成在这次会议中的建议,即把综合性质的新都市改为“行政中心”,后发展为位于三里河的“梁陈方案”)。所谓城市,必须是一个综合体,否则就不能称之为“城市”。我祖父华南圭1949年8月在北平市各界代表会议的提案(含工商区、文教区、行政机关、住宅区、公园和剧场等,见我之前博客和《北京档案史料2012.4》)便体现了这种综合性,这与1947年的民国计划相符合,也与新政权最初的愿望相符合。且政府当年就已在五棵松为毛泽东和朱德等五人建了住宅,称“新六所”(第六所为工作人员居住)。历史后来的变化,那是后来。历史在此刻,即如此。)

——————————————————————————

北平市都市计划座谈会讨论题目 三八年五月八日

此次座谈会的题目,共有四个,即:

1, 如何把北平变成生产城问题,

2, 西郊新市区建设问题,

3, 城门交通问题,

4, 城区分区制问题。

作者  | 2014-2-13 22:36:00 | 阅读(1692) |评论(0) | 阅读全文>>

被社会主义私房改造拿走了房屋的北京私房主家庭的漫漫维权路 (中文译文(志愿者译) )

原文链接: http://www.globaltimes.cn/content/797825.shtml

《环球时报》英文版 2013年7月21日

记者:闫爽(音译)

钱居萍(音译)女士向记者展示她家的房地产所有权证书复印件。北京房管部门在1958年拿走了她家的房屋。图:李昊(音译)\环球时报

李承祖(音译)先生向记者展示什刹海附近一处钉着“公房”标志的房屋,李先生说这是1958年他家被拿走的私房。图:李昊(音译)\环球时报

从2006年开始,到北京市政府部门去请愿,成为59岁的李虹洁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每周一、三和五,李女士都与其他一些居民来到国家级和市属房屋管理机构,要求解决在1958年“社会主义私房改造”运动中拿走代为管理的私房问题。

李女士现与她妹妹和父亲生活在一间面积30平方米的小屋中,位于北京什刹海历史街区白米斜街的胡同里。她在争取追索其家产,即在五十年代被政府拿走的15间私房。但多年的请愿没有得到任何结果,而且数周前李女士被区政府告知,她家所在的什刹海地区要被改造成一个文化街区,作为降低北京中心城区人口密度的试点项目

“他们问我是否愿意接受拆迁补偿然后搬走”,李女士说。“但是我更关心的是,我们家那些还在政府手里的房屋怎么办?”

作者  | 2013-7-31 10:07:35 | 阅读(3201)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