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新民的博客

为了不能失去的故乡

 
 
 

日志

 
 
关于我

1954年,欧洲相貌的我出生在北京的一条元代胡同里,在这里度过了幸福的童年。我戴过红领巾,喜欢跳舞,还是学校里的兵兵球冠军。1976年春天,当整个中国大地还在黑夜中呻吟时,我和家人乘着火车来到了可以自由呼吸的法国,但不久后我又是那么苦苦地想念我的美丽的古城,想念着经历了太多灾难的祖国,时时希望她能好起来。1990年,我抱着两个女儿回到了北京,沉浸在做母亲的温柔乡里,放心地走在由上千年的故事筑成的胡同走廊里……

网易考拉推荐

非所有权人怎能成为征收对象?—致北京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主任的一封公开信  

2011-06-12 19:51: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杨斌主任的一封公开信

 

杨斌主任:您好!

 

在今年国务院出台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之后,得知贵委正在制定北京市城区的征收私人房产的指导意见,我就此提出一个性质非常严重的问题:

 

征收私人财产的对象只能是该私人财产的所有权人,是该条例所称的“被征收房屋的所有权人”,但在北京的胡同里,还有涉及数千个家族的四合院是由非所有权人在占住着,并且由另外的非所有权人即房管局在对其管理着。难道在征收北京老城区里的私人房产时,非所有权人竟能成为征收对象吗?

 

我所说的这些四合院中的房屋是私房主的私有出租房屋,曾在1958年被房管局强行管理并强行与业主分享其房租至1966年,此行为被称为“经租”或“私房改造”。文革爆发后,红卫兵闯进这些宅院“破四旧”和毒打业主,逼迫业主把北京市人民政府签发的《房地产所有证》交给了房管局,分享的那部分房租也被迫停止了收取。

 

“文革”结束后,北京私房主的自住房屋和没纳入经租的少量出租房屋由政府做出了清退,但没有对被经租的房屋撤消管理和予以清退。1997年以后,广东省等地区清退了大量的被经租房屋,尤其是华侨产,此举在2006年的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2次会议上被赞为对私人财产的尊重。但在北京等地区,无论是华侨还是非华侨身份的被经租房屋,却至今没有清退。难道同一种性质的私人财产,可以根据地域和身份的不同而采取不同的态度吗?为什么对一部分公民的私人财产需要尊重,对另一部分的就不需要尊重?这种歧视从何而来又如何解释?

 

更有甚者,自九十年代以来,每当胡同遭遇“拆迁”的时候,由于“城市拆迁管理条例”规定“被拆迁人是房屋所有人”,房管局为了迎合“拆迁”,竟利用“文革”对相关私房主的迫害后果(业主自此无法控制自己的房产),暗地里擅自把这些私有房屋以“房改”的名义卖给租户和占住户,以使他们得到一个所谓“房屋所有人”的身份,虽然这荒唐且无效的买卖没有正式合同,见不到现金(在补偿款里扣除),受让人也得不到产权证,但最后的事实是-——当房屋被拆成废墟的时候,假的房屋所有人揣着“补偿款”各奔东西,真的产权人却两手空空,愤怒地看着自己的合法财产被化为乌有。

 

由于历史的原因,上述无房户虽然应该得到补偿或安置,但他们和政府是完全另外一种法律关系,不可把不同的概念混淆在一起,而作为一个房产登记部门,更不能滥用职权把在其部门登记过的某市民的私人财产处分给另一个私人。2005年,我父亲的坐落在无量大人胡同的部分房产就这样被非法倒卖给了里面的占住户,以达到拆房和让房地产开发商占有相关土地的目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存在人类文明的世界里,上述情况不可以再继续了,希望贵委在出台征收私人房产的“指导意见”之前,先要像广东省等地区那样把被经租的房屋“撤消改造,退还给产权人自行管理”(具体手续用语),然后按现行政策所规定的无房户的身份来补偿或安置租户和占住户中确实无房者,直到真正的所有权人陆续回到自己的祖宅,然后才谈得上“征收私人财产”。

 

我对贵委这份文件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因我刚刚在互联网上发现,已经有大同市正在把上述耸人听闻的“买卖”从地下转移到了光天化日之下:在最近大同市公布的“征收方案”里,一方面荒诞地把所有权人和承租人统称为“被征收人”,另一方面竟然公开地准备在“征收”之前先把“未返还的经租产”以每平方米八百元的价格卖给住在里面的非产权人!由于相关语句用词上自相矛盾,遮遮掩掩(见后注),我联系上了当地人才得以确认。大同市政府的这种行为必须立刻停止,北京和其它城市更不能仿效。

 

总之,对于这里所说的被经租房屋,在所有权人到位之前,贵委的“指导意见”或“征收细则”一类的文件都将不具备最基本的前提,所以不可出台。

 

而至于到底是继续拆除北京胡同的行为属于“公共利益”并且准备以“征收”市民私人财产的名义予以实施,还是停止拆除北京剩余的胡同、保护北京的文化和历史才是符合“公共利益”,这则是另外一个话题,希望我能有机会与政府部门就此公开对话。

 

 

华新民

 

《为了不能失去的故乡》作者

 

中国文物学会名誉理事

 

2011年6月12日于北京

 

 

注:原文为:“被征收的房屋认定属国有产、同屋异产房屋的公产部分、未返还经租产、单位产、宗教产等的,原则上均按800元/平方米的价格回购原房屋,回购后的房屋产权归被征收人所有,补偿按私有房屋补偿。”——自大同市操场城街和鼓楼西街等区域的房屋征收补偿方案

第一,这里承认了被经租的房屋仍为市民私产:1,“未返还经租产”与“国有产”并列,并没有包含在“国有产”里;2,“未返还”本身表示该财产有主。

第二,“回购原房屋”有严重语病,因住户与这些房屋没有任何产权关系,哪里来的“回购”和“原”房屋?这句话会让人以为“回购者”是经租房业主(虽然业主从没有把相关房屋卖给房管局,“回购”与业主也扯不上关系),但经当地人证实,所指购买人确实是租户和占住户。

 

 

 

  评论这张
 
阅读(6422)|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