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新民的博客

为了不能失去的故乡

 
 
 

日志

 
 
关于我

1954年,欧洲相貌的我出生在北京的一条元代胡同里,在这里度过了幸福的童年。我戴过红领巾,喜欢跳舞,还是学校里的兵兵球冠军。1976年春天,当整个中国大地还在黑夜中呻吟时,我和家人乘着火车来到了可以自由呼吸的法国,但不久后我又是那么苦苦地想念我的美丽的古城,想念着经历了太多灾难的祖国,时时希望她能好起来。1990年,我抱着两个女儿回到了北京,沉浸在做母亲的温柔乡里,放心地走在由上千年的故事筑成的胡同走廊里……

网易考拉推荐

七十多年前我祖父论税收——供今天的政府参考  

2011-03-09 21:58:40|  分类: 华南圭纪念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政费用,当然取给于市税,惟我人须念念不忘民脂民膏四字。世人常谓,西人纳税最重,华人纳税最轻;此乃欺人之言。须知纳税之轻重,应以人民生产力之大小为比例,又应以人民能享用之百分率为比例。比如西人生产力每人千元,纳税十元;华人生产力每人百元,纳税二元。千与十之比为百分之一,百与二之比为百分之二;然则纳税一元之华人,比西人多纳一倍,焉得谓为纳税较重乎。又比如西人纳十元,其二元糜于行政费,其八元用于公路暗沟等等,则纳税人所享用者百分之八十。华人纳税二元,此二元全糜于行政费,则纳税所享用者,实等于零。

总言之,取之于民仍用于民,则为善政,虽多而不嫌其多;取之于民而不用之于民,则为恶政,虽少而实嫌其多。”

 

                                            摘自  《公路与市政工程》 华南圭著 1939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70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