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新民的博客

为了不能失去的故乡

 
 
 

日志

 
 
关于我

1954年,欧洲相貌的我出生在北京的一条元代胡同里,在这里度过了幸福的童年。我戴过红领巾,喜欢跳舞,还是学校里的兵兵球冠军。1976年春天,当整个中国大地还在黑夜中呻吟时,我和家人乘着火车来到了可以自由呼吸的法国,但不久后我又是那么苦苦地想念我的美丽的古城,想念着经历了太多灾难的祖国,时时希望她能好起来。1990年,我抱着两个女儿回到了北京,沉浸在做母亲的温柔乡里,放心地走在由上千年的故事筑成的胡同走廊里……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城区绝对不可以再拆了——我昨天的演讲  

2011-01-30 14:55: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网房产独家  29日,秦兵拆迁维权律师团、凤凰网房产等组织召开《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下简称《征补条例》)研讨会。作家、民间古城保护人士华新民在研讨会现场发表演讲。以下是演讲内容:

华新民:这个条例是征收财产条例,不是拆迁条例,现在好多媒体还在继续说拆迁条例,问题征收什么,征收的是财产,可是我觉得没有征收财产,我们的财产说的是我们的房地产,他是由房子和土地共同构成的,引用一个国土资源部的话叫土地产权,现有的一些法律,都已经说到收回的时候补偿,单收回这两个字是不对的,收回补偿的意思还是把土地买回来,现在这个征收条例整个的大原则是不对的。我们讨论其他的任何一切都是枝节问题,首先要明确土地是我们的财产。今天在场的有一个郭先生,他家所在的那一大片土地正在被拆迁,他自己的体验就是,政府给了他土地证,年限是无限的,但国土局把这地卖给了开发商。因为另外好多人没发这个证,就去找说法,结果土地局副局长说:我们是错了,不该发给开发商,但是已经错了,怎么办。

问题是你得纠正这个错误啊,这才是关键,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呢?一地两证,那个你不纠正,你接着拆下去。你不纠正前面的错,而那才是根本问题。关键在于土地,各个地方政府的土地管理部门,有没有权利把我的财产处分给别人,这个就是刑事犯罪。暴力拆迁是犯罪,但当有一个人把我的东西卖给别人了,这个是不是刑事犯罪呢?我们天天在网上看到的血拆,非常悲惨的事情,我们若不想从根源上解决,就不可能停止。我接触拆迁的事情已经十几年了,这些暴力不是在今天才发生的,早就发生了,只不过那个时候,这个是媒体的禁区,没人知道。我们现在进步在哪?网络上我们现在能看到这些事情在发生,但如何把它停住,这样的征收条例是停不住的,我们现在有个现成的例子是长沙。我也见过这些当事人,他们也是手里有政府发的土地证,但是把他们的土地产权处分给了某个建设单位。这也是违反行政许可法的,行政许可法里有关国土资源听证的是在拟征收的阶段去发布的。在长沙有人被拆之后就拿到了长沙市政府在国土资源拟征收阶段时的听证告知,我们应该讨论的是这个问题,而不是征收决定以后的哪个听证。根本不是之后钱多钱少的问题,如果我们把问题弄错了,说也是白说。

还有就是〈条例〉与一些现行法律抵触了,比如“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无论如何这个征收条例都不能适用于中国的历史文化街区,中国的历史街区已经所剩无几了!我先说旧城的概念,分两部分,一部分已经被列为历史文化街区的,一寸土地也不能再拆,这个条例根本不能适用于这些历史街区。而且这些地区他们是有房主人的啊,他们可以自己修房子,我们中间经历过文革,这是非常特殊的阶段。我自己可以修缮,但至今半数的房主人都还被拦在他们自己家外,2003年标准租腾退啊,政府已经解决了一部分这个问题。我们不能把所有的事情混在一起说,历史城区里面有特殊的事情。无论如何不管是什么问题,首先我们应当明确这个征收条例不适用与今天中国所剩的已经被列为历史文化街区的地方,否则剩下的全完了。包括北京2005年出的新整体规划,既然定了是保护就不能再改造,上面明确表示,如果修缮的话,居民是修缮主体,我不想修,我就在市场上卖给别人,或者租给别人但是我的产权不变,很多方法。保护都已经是迫不及待的了,我所见到的,包括哈尔滨一些非常漂亮的历史街区他们都在拆,都在以所谓的改造改建名义。

随便一个规划,包括十年以前盖的房子也一样拆,来个新的规划,土地不征收,我们很多人到今天还没有意识到土地是自己的财产。我说的是我们的土地产权,无偿收回是惩罚性的,地和房屋其实是不可能分开的,在我们的很多法律规定上是有的,我们在一点点的剔除原有法律合理的部分,而把他变得更糟糕,这是非常可怕的。另外,到了历史城区很多概念就不一样的。你借着开马路做征收的话,其实是反公共利益。今天已经拆到这个程度了,我们也一定要明确谁是所有人,我们不能把所有人和使用人的概念给弄混了,应该加一条注释,我是说历史城区之外的,如果说我们要征收私人财产,打个比方,有个人租了这个地方做个饭馆,投了很多钱装修,这应该明确他的补偿应该包括在对主人的补偿里,政府征收房主人财产的时候应该包含租用人的费用,征收的对象一定要明确产权人是所有人,但是我们要把使用人应该补偿的费用包含在给被征收人的补偿里。这一点我们在全世界可以借鉴的经验是非常多的,

历史街区里头还有一个特殊的事情,就是绝对不能混淆所有权人和使用人。私人出租的房屋后来被房管局管理,在广东就撤销了管理,其它方现在还叫做“公房”。使用人是谁,不能把房管局当做这些私人房屋的产权人,这不就完全乱了套吗?我们也看到了房管局申请这些房屋的时候没有“原产权人”在表格上签字。这么多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很多都是旧城改造的名义下,今天竟然还放在公共利益里,这点是绝对不可以的,否则要继续发生下去了。另外很多人爸爸妈妈买的房改房,比如在北京二环以外,可能有些设施比较老了,但他生活在城市的中心,你要一做改建把大家都赶走了,把生活圈破坏了。应该怎样呢?比如我这个旧房子真的危险了不能使用的话,我们全体楼里的人可以一起向政府要求重新建这个楼,就在原地,我们可以集资来雇佣建筑师和施工队,我们住在这里面的一百个人,我们一百个人花钱完全可以做这个事情。这个就是旧城的第二种。

总之,情况是很严重的,历史城区绝对不可以再拆了,这《条例》表面没有商业开发,但旧城改建四个字后面就埋着商业开发呢。历史城区绝对不可以再拆了——我昨天的演讲 - 华新民 - 华新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